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规划动态> 正文

老旧小区怎么改?两会代表委员这样说

2020-05-27 15:42 来源:央广网 作者:记者 郭鹏 冯烁

街老、院老、房老、设施老、生活环境差是老旧小区常见的“四老一差”困局,不仅成为小区居民的一桩“心事”,也是现代化城市及社区治理的一大“心病”。2017年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厦门、广州等15个城市启动了城镇老旧小区改造试点。截至去年(2019年)5月底,各地上报需要改造的城镇老旧小区17万个,涉及居民上亿人。作为城市发展的见证者,老旧小区不应被遗忘,但改造工作面广量大,改什么、怎么改、改后如何建立长效管理机制,考验城市治理水平。

前不久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积极扩大有效投资,实施老旧小区改造。今年,各地计划改造城镇老旧小区3.9万个,涉及居民近700万户。如何破解老旧小区的改造难点?两会代表委员们有哪些建议?

成本分摊改造难 沟通协调很重要

全国政协委员焦斌龙直言,成本分摊是老旧小区改造的一大难点。

焦斌龙:“它有一个成本的分摊问题,(哪些)政府来掏,哪些由居民个人来掏,这个问题往往在现实生活中是比较难的。”

老旧小区改造不同于新建工程,老旧小区量大面广且涉及千万家庭切身利益,往往众口难调,如加装电梯高低层利益冲突、停车场改造有车无车利益博弈等,全国人大代表于普松说,如何做好各方面沟通协调至关重要。

于普松:“其实难点主要还是沟通协调。牵头人很重要,包括业主委员会或者是居委会应该充分发挥他们的协调作用,一个是协调政策这块办理手续、协调施工方,但最主要就是邻里之间、业主之间的协调。”

“明确业主委员会的法律地位” 也要注重社区养老

全国政协委员张力则从法律的角度建议,协调沟通之外,还要赋予业主委员会相应的法律地位。

张力:“业主委员会不具有民事主体资格,没有统一的社会信用代码等相应的各种证书,无法开具银行账号。我建议参照社区居委会的做法,尽快明确业主委员会的法律地位,这样可以更好地保障业主权利的行使。”

考虑到很多老旧小区面临“老龄化”人口居多的情况,全国人大代表姜明建议,要把社区养老作为一项重要的功能考虑在老旧小区的改造上。

姜明:“中国个人家庭的养老负担还是很重,老年人还是希望能在家里养老,所以就想在社区改造里面,能够有200平方到500平方这样一个养老的空间,政府支持市场化运作,家庭购买服务。”

老旧小区改造三分靠建,七分靠管

老旧小区改造三分靠建,七分还要靠管。全国人大代表陈凤珍,在两会前做了老旧小区改造的专门调研,发现很多老旧小区的物业管理比较薄弱,对此提出了创新的管理模式。

陈凤珍:“河北邢台目前就采取了‘共享管家’的模式,将地理位置接近的小区,一并引入物业服务,在保洁、维护、投诉维修等方面实现了资源共享,提高管理成效。”

老旧小区改造并非一劳永逸,全国人大代表刘贵芳建议,要想真正惠及民生,若没有长期维护和运营管理机制,改造效果很难长期保持。

刘贵芳:“老旧小区的改造和维护都需要投入大量的经费,短期内政府可以提供一些专项补助,但长期来看还需居民提高对物业服务价值的认识,通过依法、公开、居民协商的方式合理提高物业费,并督促物业公司提高服务水平,让居民生活更方便、更舒适。”

从事社区工作15年的全国人大代表袁红梅认为,把老旧小区改造得“好看”并不难,但是更需要多方调研、集思广益,在“好住”方面狠下功夫,切实提高居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袁红梅:“老旧小区改造不仅是一项建设工程,更是一项社会治理、基层组织动员这样的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不能大包大揽,要下到基层去多一些调研、多一些意见征询,科学论证、集思广益,具体问题还要具体分析,强化政策引导居民积极参与,共住、共建、共享、共治,最终让我们的居民多一些获得感、幸福感。”

专家表示,目前要做好“六稳”的工作,其中一个“稳”就是稳投资。抓准老旧小区改造切入点,既能满足群众的期盼,又有利于拓展内需、促消费,同时又不会导致重复建设的重大项目,来扩大有效投资,努力实现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的一举多得之效。

需要注意的是,对老旧小区的改造并不只是粉刷墙面、添置电梯等单一设备的工作,而是由表及里、从硬件到软件、从物态换新到生态营造的系统性工程。正因为此,老旧小区改造需要资金量巨大,既需要政府投资,也需要社会力量参与。

城市老旧小区综合改造一方面能够通过补齐幼儿园、小超市等短缺的服务设施消除扩大居民消费的障碍,另一方面也能开拓银发消费、幼儿消费、绿色发展和节能减排等新消费模式,持续有效地为国民经济创造新动能。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王建国:城市与建筑风貌中的“大同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