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2020成都城市专题——成都民俗> 正文

成都的民俗 成都的“情”

2020-07-09 14:41

在成都居住的越久,

对其中的生活体味也就愈加广泛。

这里的民情风俗赋满了传承味儿,

深深扎根在每个成都人心中,

不断牵动着成都人灵魂深处的归属感,

却不因时光流逝减弱分毫。

生活民俗

走在成都的大街小巷,一路行来,那些大大小小热闹非凡的茶馆,随处可见,人们在茶馆里喝茶聊天,悠闲自在。

坐茶馆摆龙门阵

“无茶馆不成都”,走在成都的旧街老巷,这样的情景依稀可见。一些老茶客挽着裤腿往那一坐,抽着叶子烟、嗑的瓜子皮满街撒落,三五扎堆侃龙门阵,从早上可以一直坐到晚上。

西岭山歌

第一次听西岭山歌,就被这原汁原味的民歌所震撼。成都平原上,突兀起冷峻的西岭雪山,雪山下的山民,世代受到大山的哺育和眷顾,他们生于斯,长于斯,他们用熟悉的方言和山歌传情达意,他们用自己的言传身教让西岭山歌代代相传,感激着大山对于他们的馈赠。

山歌,是山魂之音,也是山民的心声。

往昔数百年来,西岭山民以唱山歌为乐事。

在春种秋收中,在守玉米防兽害的高脚棚中。

在撕玉米的深更半夜,在烧碱、挖药、伐木等过程中。

用山歌提神,用山歌传达情感,

抒发旷达、乐观、坚韧、顽强、诚信的坦荡情怀!

竹麻号子

不同于西岭山歌的悠长,流传于邛崃平落的竹麻号子充满了劳动气息,具有浓郁的川西地方特色和独特的文化艺术魅力。

造纸工人在打竹麻时所唱的一种劳动号子,唱腔原始、质朴、粗放、高亢,民间少数原汁原味演唱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唱词内容丰富,随意性、伸缩性强,速度由慢到快,接近收工时,情绪达到高潮。

节日民俗

说起成都的节日民俗,不得不提到都江堰放水节。每年清明时节,都江堰便迎来了从公元978年开始的一年一度的清明放水节大型旅游活动,以纪念率众修建都江堰水利工程、造福成都平原的李冰父子。

都江堰放水节

延续2000多年的清明放水节,川西人民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象征着一年好日子的开始,百姓拜李冰、打水头、赶庙会,祈求风调雨顺、家业兴旺,祈求五谷丰登、国泰民安。

大邑麻羊美食节

在大邑县,除了西岭山歌,同为大邑县民俗特色的大邑麻羊美食节也是名声在外,该美食节旨在深入挖掘羊文化、做好羊文章、做大羊美食、发展羊产业。

大邑县悦来镇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最著名的是“庖丁解羊”和“麻羊选美”。庖丁解羊,讲究快、准、狠,速度最快的选手将获得“悦来第一刀”的称号。麻羊选美,讲究“慢工出细活”。看被毛,看体形外貌,看个体体重和体高,最终评选出“羊王”。

成都灯会

每年元宵节期间的成都灯会,是成都历史文化名城内涵的重要组成部分。南宋诗人陆游在《丁酉上元》诗中描述成都灯会盛况是“突兀球场锦绣峰,游人仕女拥千重。鼓吹连天沸午门,灯山万炬动黄昏”。

四川古老的传统民俗文化活动,西汉萌芽,东汉有形,唐代炽盛。承续中国二千多年观灯习俗,以灯为媒广交友,促进城市文化旅游发展,成为对外交流的“城市文化名片”、“民俗文化品牌”。

工艺民俗

走在成都名片宽窄巷子里,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糖画摊位,晶莹剔透的糖画吸引着许多游客。一张大理石,一根木签,一个铜器,一勺糖汁已经是糖画所用的全部物品。看似简单的几笔工序,却需要深厚的功底和精湛的技艺才能完成。

成都糖画

老成都记忆中最甜蜜的技艺,妙手生花,甜在心头,用融化的糖汁作画。蕴含历史、美术、地方民俗、蔗糖工艺等元素,集民间工艺美术与美食于一体。

成都漆艺

在宽窄巷子的正对面,是位于成都市青羊区蜀华街72号的成都漆器厂,是目前惟一依靠传统精髓技艺制作成都漆器的单位。成都漆艺,既是成都地区历代习俗的重要见证和文化交流的使者,也是中国传统审美观念的重要载体。经过数千年的传承,淌过了漫长的历史长河,积累了数以百代计的工艺大师、匠人的智慧与灵感,已真正成为“千变万化,出神入化”的艺术瑰宝。

纯手工技艺,发轫于商周时期。独特民族风格和浓郁地方特色的艺术珍品,精美华丽、光泽细润、图彩绚烂,三千年“漆”彩斑斓,几十道工艺匠心演绎,以雕嵌填彩、雕填影花、雕锡丝光等技艺闻名于世。

成都银花丝

很多来成都的人都曾见过或买过成都银花丝制品。银花丝是成都最具特色的汉族传统金银工艺品,这项工艺在中国明清时就已达到极高的艺术水平,一根根粗细不同的纯银丝,勾勒出图形边框,两只灵活的手再飞快地填充编织,上下穿梭、左右堆砌之间,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图样便跃然而出。

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至殷商时期。

以高纯度的白银为材料,纯手工技艺。

所用银丝最细仅有人头发的一半粗细,

通过填丝、垒丝、穿丝、搓丝等手工技法,

制作出一件件神奇的、形态自然逼真的手工产品,

诸如松竹梅兰、鸟兽虫鱼等。

成都的民俗,

成都的“情”,

都是成都人的归属。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王建国:城市与建筑风貌中的“大同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