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深度报道> 正文

陆铭:疏散产业和控制人口解决城市病的思路是错的

2014-11-19 09:29 来源:财经网 作者:陆 铭

原标题:京津冀一体化的经济学

当我们出现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的供求矛盾的时候,总是讲人太多了。我们从来不检讨是不是当初的人口预测出了大问题。现在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进一步又想,未来人不要增长那么多。结果怎样呢?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不足,实际的人口增长却是按照市场规律来的,进一步加剧十年以后中国的城市病。

中国正进入以大都市圈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推进区域经济整合的新阶段。京津冀一体化的本质是建设以北京为核心的大都市圈。都市圈发展碰到的问题中尚有很多基本的经济规律没有被人们认识清楚。如果盲目以行政手段干预产业和人的配置,最后的效果可能事倍功半。如果产业布局的新址太远离中心城市,而这些产业和相关从业人员又需要在生产和生活中与中心城市频繁互动,那么,这样的京津冀一体化只是将北京的大饼摊到了保定和唐山。

须服从市场经济规律

产业和人口的搬迁是否就是一体化,这是理论上非常紧迫的问题。目前政府的想法是,京津冀一体化就是要把北京的一些功能搬到周边的一些城市去。但是从世界大城市的发展规律角度看,河北在北京周围的几个城市离北京已经非常远了,已经超出了纽约都市圈、东京都市圈,或者巴黎都市圈作为一个都市圈形态上的范围。更不要说现在试图搬迁出来的产业本身有非常强的规模经济效应,以及接近大都市市场需求的要求。比如说试图搬迁的一些大医院、学校或政府机关部门,这些部门本身有很强的在大都市中心(至少是附近)享受集聚效应的需求。如果不把这个需求认识清楚,强行动用行政力量来搬迁,在世界上已经有失败的经验了。比如说韩国的首尔,想把一部分的行政功能疏散到世宗,结果导致了两个现象:第一是一些政府公务员辞职,两三个小时的交通距离超出人的忍受范围了;另一个结果就是没辞职的人长途上班。还有一个问题在中国特别突出,大量的优质公共服务资源集中在北京,现在的想法是,一些机构如果搬出去,相应的人员还保留北京的户籍。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做,在这些机构工作的人的孩子很可能在北京上学,但自己上班却有可能是很远的。

接下来一个没有认清的经济规律是港口的重要性。京津冀三个不同的地方到港口的距离是不一样的。经济发展有一个重要的规律,尤其是制造业选址要接近港口,节省物流成本。如果远离港口,出口导向的产业的物流成本会增加,但是在远离港口的地区劳动力成本可能比较便宜,有这样一个权衡在里面。京津冀一体化有一个产业布局的问题,考虑到产业和港口之间的关系,从北京往周边疏散,是不是疏散到河北就便宜了?不一定的,有可能在土地和劳动力上便宜,但是疏散到河北的时候离港口的距离却远了。在产业的搬迁过程当中,应该把这个选址的决策交给企业去做。政府就做基础设施和制度,不应该直接由政府来判断哪些产业应该到河北去。

还有一个经济规律需要认识,那就是不同技能的劳动力在城市发展中的作用。现在在特大城市想疏散某些产业的时候,首先脑子里想的是一个产业是不是吸纳外来劳动力多,特别是低技能劳动力多。这个认识是非常错误的。我们应该认识到,那些不需要落户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城市的产业,是那些享受大城市的规模经济效应不是那么强的产业,而不能从吸纳外来劳动力的数量角度来选择城市需要哪些产业。

我们现在都希望产业升级,产业升级后,好像我们的劳动力结构就改善了。但是,越是产业结构的升级,越会带来低端劳动力的需求。这会在两个环节出现,一个是生产环节,金融区也需要清洁工。另一个环节是在生活里,生产力提高了,对保姆、餐馆服务的需求也会带动。现在,电子商务的发展势头很猛,那么,为电子商务服务的快递业和城市郊区的一些仓储业要不要?我们不能只要前者,不要后者。美国的数据告诉我们,一个高科技产业的就业岗位的增加,它会带动五个服务业的就业岗位。而这五个服务业的就业岗位里面,有两个是律师、医生这样比较高端的,另外三个就是在生活服务业里面。美国是一个市场经济的体制,如果作为我们的参照的话,就意味着大城市高端产业的发展带动生活服务业的发展,高技能劳动者的就业和低技能劳动力就业是一比一的关系。如果这个规律不认识清楚,盲目限制低端劳动力的进入,结果就导致了生活服务业的价格上升。今天在上海所出现的情况是,住家保姆的价格已经超过香港的菲佣了。上海的护工和餐馆服务员的岗位高度短缺。这些状况又会进一步推升城市的生活成本和商务成本。

如果你相信生活性服务的消费有利于提高劳动者的劳动生产率,当你减少低端服务业的消费的时候,劳动生产率和生活质量也会降低。通俗来讲,生活服务业价格上升后,你可能会更多地在自己家里做饭,而不是去饭馆吃。同样道理,在生产过程中,如果没有足够的低技能劳动者,教授本来有些事情是可以让后勤做的,后来都得自己做了。我们现在很多的思维是把低端劳动力和高端劳动力相互切开的,没有认识到高、低技能劳动者相互需求的机理,用经济学的话讲,两类劳动力是互补的。

1/212>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中国社科院倪鹏飞:中央重磅文件推进“